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第一百一十六章神圣加营养

2021-01-15 来源: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第一百一十六章神圣加百列!

血海卷涌,无数漆黑粘稠,宛如烂泥一般的亡魂在里面浮沉,伸出枯槁的骨爪挣扎着向下伸出,刺鼻的腥气与赤红色的光芒映照得所有人脸上都蒸腾起一片血红。

“那就是沦为德古拉伯爵历代猎物的亡魂。”骑士们面色难看,充满恐惧,那血海之中的亡魂乍一看何止上万,密密麻麻简直能令最大胆的人都感觉胆寒。

两名本就实力低微的骑士侍从突然口鼻中流淌出鲜血,不知不觉间,一对獠牙赫然已然从面罩下的口中伸出,只见他们齐齐发出一声怒吼,向着身边的同伴们便是猛扑而去。

而那些战死的骑士尸体 毕竟在之前也赫然抽搐了起来,体表生出一道道毛发,颤颤巍巍站起,瞪着无神的眼睛,跌跌撞撞站了起来。

“所有人屏住呼吸,那是德古拉伯爵的成名绝技,鲜血瘟疫!”

络腮胡大骑士果断爆掉了那几名骑士尸体的头颅,这些骑士被狼人所杀,受到了狼人黑暗力量的感染,尸体很自然会化成恐怖的食尸鬼。

而那些活着的骑士侍从,则是因为感染了德古拉伯爵的鲜血瘟疫,此时所转化为的还并非不可逆转的黑暗生物,只见他发出圣光,光芒笼罩那两名侍从的身躯,不多时,其双目中的猩红便告消散。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

传说中,德古拉伯爵由圣殿之光堕落为吸血鬼的那天,血海蔽日,掀起了一场惊天的鲜血瘟疫,使得方圆千里,寸草不生。

所有的生灵都化作了食尸鬼与鲜血奴仆,成为了黑暗的爪牙,圣殿骑士与医院骑士们联手花费了几年时间才将其彻底净化。

也正是从那时起,两大骑士团在巴尔干地区的力量才收到了重创,从此在东方战场一蹶不振。

而且最恐怖的是,鲜血瘟疫对于德古拉伯爵而言,根本就是一项能够永久开启的光环,他不需要任何消耗,只要他君临何方,何方就会化作一片鬼域。

幸好,在朗基努斯之枪的守护下,鲜血瘟疫渗透进来的很少很少,他们暂时还能抵挡得住。

阿瓦隆·信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决然:“德古拉......吾之挚友,在地狱中得到解脱吧。”

朗基努斯之枪光芒万丈!

一股君临天下,莫敢不从的威严升腾而起。

德古拉伯爵冷笑着,黑暗生物们恐惧地缩紧瞳仁,瑟缩住身体,一些低等黑暗生物在这光芒照耀下,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化作了飞灰。

阿瓦隆·信高举传说中曾经穿透过耶稣身体的圣枪,那光芒几乎已经凝固成实质,甚至连那圣枪的本体都赫然消失,化作了一道不断跳动着的金色电弧。

期待把先进的体育教育理论和奥林匹克精神带回老家。 去年轰——

破风声响起,那道电弧便真如同闪电一般,雷霆万钧,气势磅礴,不可阻拦地破开了漫天血海,亡魂被净化,脸上浮现出安详,随即化作飞灰。

血海被蒸腾,再度露出天空的本色。

朗基努斯圣枪摧枯拉朽般正中血海深处的那具被梦魇战马拖曳的黑色长棺。

砰——

棺材爆碎,无数木屑碎片四射而去。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骑士们振奋道:“成功了吗?”

三头吸血鬼新娘骤然哀嚎了起来:“不!”

那一枪着实惊艳,在这样恐怖的圣光打击之下,没有任何黑暗生物能够幸存,除非他德古拉伯爵已经成为了传说中地狱深处的十二魔神。

圣光黯淡,浓郁的黑烟升腾而起,露出了其中浑身焦黑的伯爵。

阿瓦隆·信瞪大眼,奋力催动圣枪,使其爆发出了更强大的圣光。

然而焦黑的伯爵只是冷笑着将正中胸口心脏部位的圣枪拔了出来,紧握在手中,他的身体在不断地被圣光摧毁又不断地重生,漫天血海从天而降倒灌而来,向他手中的圣枪汇聚。

那强大到极致的圣光,居然真地在将这血水蒸发掉的过程中,变得黯淡了起来。

“伟大的伯爵!”

“无所不能的黑暗君王!”

“统御人间黑暗时代的皇帝!”

黑暗生物们疯狂呐喊了起来,连那强悍无比的朗基努斯圣枪都无法威胁到他们的主人,这让他们对于征服世界,从此再也不会受到教会的压迫,产生了巨大的信心。

“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德古拉伯爵冷笑着,“如今我已是这整个黑暗时代的君主,人间黑暗生物的领袖,位阶比你信仰的天主都只低半筹。”

“就凭你这沾染了一点圣血,已然稀薄到极点的朗基努斯之枪,也想杀我?”

“堕落吧,让我看看这传说中的圣器堕落之后,能否成为一件更加强大的魔器。”德古拉伯爵高举起握紧圣枪的手臂,接引血海。

血海不断冲刷着圣枪,无数亡魂凄厉的咆哮声响起,在这光明与黑暗力量的对撞中被生生抽干了力量,化作芥粉,就在这一过程中,那金色的圣枪被德古拉伯爵握住的地方,居然缓缓出现了一道漆黑的色彩。

堕落!

圣枪朗基努斯在堕落!

“不可能......”阿瓦隆·信的面色惨白,身体不断颤抖着,朗基努斯之枪是教会目前所有圣器中威力最大的一件,除了那早已失落的约柜,哪怕是传说中的圣杯也比不上其破坏力。

但就是这样一件据说无坚不摧,能够使得拥有者成为盖世君王的强大圣器,此刻居然真地在堕落!

德古拉伯爵畅快地大笑着,他那英俊的面孔变得扭曲了起来,庞大的蝙蝠翅膀遮天蔽日般延伸开来,自他的肩头,一只狰狞的羊头魔脸生出,桀桀阴笑。

正如他所言,他早已不是单纯的吸血鬼伯爵了,他是新一代的地狱魔神,在拥有整个人间的黑暗作为封土,已经成为了一代诸侯王。

在地狱,除了撒旦,没有任何魔神比他的位阶更高,而在天堂,除了上帝也再没有任何存在能够比他更高贵。

骑士们颤栗着,这是人类所无法克制的力量,除了神,没有任何生命能够威胁到眼前的这位恐怖的伯爵。

无论是圣徒,枢机主教,还是至高无上的教皇冕下。

在这尊魔神的威严下,就如同渺小的蝼蚁,连一丝威胁都欠奉。

“除非找回约柜,否则世界将会沦陷在德古拉的魔爪中。”络腮胡大骑士痛苦道。

“但是约柜早已丢失了不知多少岁月,教会里的圣器没有一件能比朗基努斯圣枪更适合战斗的了,他......德古拉,是无敌的!”另一名大骑士绝望道。

就在这时,一声轻叹声响起。

在骑士们的目光中,那从始至终寡言少语的范海辛终于走出了营地的范围,向着面前无边无际的黑暗行去。

骑士们的心底升起了一丝希望,黑暗生物们则尽情展露爪牙,它们现在很膨胀,德古拉的强大让它们这些仆从也产生了自己也很强大的错觉。

然而很快,这些自诩聪明的黑暗生物便被净化成了飞灰,范海辛甚至都没有抬一下手,他曾经封印了自己绝大多数的力量,但在现在,他决定将其取回。

是时候重新化作那个天堂王座下的左手,率领天界军团,战无不胜的炽天使了。

“加百列,你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吗?真是期待呢!”德古拉伯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旁边的羊头恶魔脸则狰狞地瞪了过来,杀机四溢。

范海辛掠过了失魂落魄的阿瓦隆·信,沉默地抬起头,片刻后,将头上戴的渔夫帽摘下,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

“德古拉......这个世界从很久以前就向着黑暗的深渊滑落了。”

“自路西法堕天之后,自贞德被绑上火刑架,自教会大肆出售赎罪券,自十字军血腥的东征西讨,掠夺与屠杀后......”

范海辛仰起头,凝视着神色渐渐变得郑重起来的德古拉伯爵。

“加百列,你既然知道黑暗的时代无法阻挡,为什么不像路西法一样,投入黑暗的怀抱?届时,你我将在人间裂土称王,君临天下。”

范海辛冷漠道:“光明与黑暗是一对双生子,路西法的堕天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结果。”

“或许这是一个独特的系统玩法这世界上的确没有纯粹的黑暗都反映了中国梦的一个情况。 中国梦不光是你要成功与光明,伴随着更多的,应当是光暗不分的灰色,但哪怕是这样,我仍旧不希望这个世界真正成为纯粹的黑暗。”

“旧的应该被打破,但那应当由人类自己完成对自身的救赎,而不是假借牧羊人的手,或你们这些魔鬼的手。”

“我之所以一直游荡在人间,并未返回天界,则是因为这世界上每一位魔神的陨落都将伴随着天使的悲歌。”

他的眸子变成了极致的灿金色,一对对洁白而又修长的羽翼刺破皮肉,破骨而出,金色的鲜血点缀在其上,遇风便化作燃烧的火焰。

熊熊圣炎燃烧而起,他平举起银色的长剑。

“今日,你将陨落。”

轰——

圣炎羽翼撑天而起,包裹在金色铠甲下的修长身躯在火焰包裹下展露在天地间。

在这特兰西瓦尼亚传说中的黑暗源头,此刻赫然被极致而又泾渭分明的光明与黑暗所划分成了两个极端。

而神与魔就在这光明与黑暗中,无声地对立着。

兰州哪家治妇科医院好
吉林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钦州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友情链接
天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