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木纹异界之魔兽领主第四十一章夜寒宁的决意

2020-09-27 来源:

异界之魔兽领主 第四十一章 夜寒宁的决意

坐在地上仰望着星空,夜寒宁不仅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无论是福赛特家族的毁灭还是后来的战争中,自己远山、高楼、寒寺、孤舟循着工笔画艺隐现于郁郁葱葱之间几乎都没有帮上什么忙,只能在后方担惊受怕。

不行,自己不能当一个犹如花瓶一样的女人。

但是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来説想再次突破恐怕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到时候或许易枫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能力了,难道自己最后真的只能沦落为一个普通的女子?!

最后只能在后方默默的在精神上支持他,不断担惊受怕,甚至可能成为别人威胁他的目标。

而且现在在他身边的浮萝和奥菲莉亚也都不是普通的女孩。

浮萝最近实力的猛烈增长夜寒宁也是有察觉到的,加上她手里还有那把似乎极为恐怖的蚀日战弓,浮萝的将来必定不是凡人。

至于奥菲莉亚,夜寒宁虽然从来没看见过这个xiǎo女孩出手,但是夜寒宁可以感受的到,奥菲莉亚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也绝对不是易枫的妹妹,虽然考伦和易枫都有意的瞒着自己,但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强大而又纯净的光明力量。

夜寒宁躺在地上,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就算知道了自己又能怎么样,到现在为止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初阶剑师级别的刺客而已。

‘怎么,很苦恼么。’

夜寒宁心中一寒,居然能这么靠近自己却又不给自己发现了,究竟是什么人。

只见夜寒宁手中迅速握保费最低下浮60%紧短刃,谨慎的看向了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一个黑衣人。

或者説夜寒宁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突然出现的,或许他一直都站在那里,只不过她没有发现而已。

黑衣人,伸手轻轻的按在了夜寒宁的短刃上,

‘你打不过我的。’

在黑衣人的手指好像伸出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却让夜寒宁根本没有时间躲开,最后按在了短刃之上。

夜寒宁只感觉短刃之上似乎有一股巨力压下,然后,整把短刃居然一diǎn一diǎn的开始碎裂,崩溃,最后化为一地的碎片。

夜寒宁头上留下一丝冷汗,稍稍后退了两步,大剑师级别的强者,而且绝对是高阶大剑师或者是巅峰的大剑师,不然不至于能把斗气运用的这么出神入化。

那名黑衣人却没有在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了,反而转过身来看向远方,

‘你不用担心,我是你父亲的一位朋友。’

夜寒宁冷笑了一声,‘我父亲的朋友,当年我家族被灭门的时候你在哪里,吴伯死的时候你在哪里,这些年埃蒙德在哪里横行无忌你又在哪里,怎么现在埃蒙德死了你这个朋友又出来了。’

黑衣人丝毫不在意夜寒宁的态度,‘当年克莱姆派出数位高手剿灭夜家,我根本无力阻止,埃蒙德的实力这些年几乎已经达到巅峰大剑师的境界了,我没有把握在不惊动城主府守卫的情况下杀死他。

再则,埃蒙德的长子根本不在德克城,而是在王都内随着一名极为恐怖的存在修炼,也已经达到了大剑师的境界了,贸然杀死埃蒙德只会惹的他的老师亲自出手。

到时候不仅不能灭去埃蒙德满门,恐怕你和我都将死无葬身之地,而埃克和幕后黑手克莱姆家族就会逍遥法外。

如果这回不是因为星洛王国因为大皇子加里的篡位大乱,恐怕你们现在已经被那名存在出手毁灭了。

至于吴伯的死,我很抱歉,那时候我并不在德克城,所以没能及时出手。’

不过夜寒宁似乎依旧不信任黑衣人,‘哦?这样哦,那你又怎么证明你是我父亲的故友。’

黑衣人依旧保持的那种平静的语气,‘你叫夜寒宁,生辰八月初八,寒宁这个名字是随你母亲的,还有,你们夜家历代家族信物幻天六刃也在我这里,我修习的斗气也是你们夜家的冥夜幻天。’

夜寒宁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黑衣人拿出的一个古怪的盒子,里面装着六把极其怪异的匕首,还有夜家的祖传功法,冥夜幻天。

‘不可能,冥夜幻天在家族内只有父亲才修炼过,而幻天六刃除了父亲也没有人知道放在哪里,怎么可能会在你这里。’

黑衣人将盒子递给夜寒宁,声音中带着一丝伤悲,‘当年你父亲早就察觉到了克莱姆家族要对付夜家了,于是他将幻天六刃和冥夜幻天托付给我,要我将来在你长大之后再交给你。

同时他让你扮作吴伯的孙女,匆匆逃离了德克城,可是这些年来自从你出了德克城和吴伯分开后,我就失去了你的消息,直到前段时间福赛特家族被灭后我才在偶然之间看到你,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夜寒宁有些不敢相信的接过了盒子,难道黑衣人所説的都是真的,不然他怎么可能拥有只有历代家主的信物,而且还将这些重宝交还给自己。

黑衣人递过盒子后,紧接着説道,‘不过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埃蒙德家族的埃克和当初真正将夜家满门抄斩的克莱姆家族都还活着,他们的强大远远超过了埃蒙德,你需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可以和他们对抗,为夜家报仇雪恨。’

听到黑衣人的话,夜寒宁握紧了手中的盒子,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

‘我知道,我会的,我迟早要亲手为父亲和母亲报仇雪恨!’

黑衣人赞赏的diǎndiǎn头,‘我希望你能跟我走,我可以快速的帮你提升实力。’

夜寒宁有些错愕的看着黑衣人,‘跟你走,为什么不能留在这里。’

黑衣人指了指黑龙堡垒,‘我承认,他的能力很强,但是留在这里你的实力也将难以提升,没有经历足够的战斗,你的实力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升华。’

看见夜寒宁有些动摇的眼神,黑衣人继续劝説道,‘再则,也并不是説你出去的期间都不能见那个xiǎo子了,只不过不能天天在一起,而且如果你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和一些手下,将来你也能帮助到他啊。’

夜寒宁的逐渐坚定下来,自己绝对不能成为一个累赘,

‘好,我跟你走,你真的能快速的提升我的实力么。’

黑衣人diǎndiǎn头,‘当然,至少我可以让你拥有不弱于我的实力,在后面的路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的天赋远胜我和你爹,相信你一定能突破这个极限,达到下一个层次的。’

夜寒宁diǎndiǎn头,有些不舍的看了黑龙堡垒内一眼,

‘你可以在这里等我一会么,我想先回去一趟。’

黑衣人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恩,好的,速去速回。’

得到了黑衣人的许可,夜寒宁转身向人族的主城内飞奔而去。

本来想直接到易枫的房间去,可是想想现在奥菲莉亚似乎正在帮易枫疗伤,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写下了一封书信,压在了自己的书桌之下。

然后,眼神稍稍挣扎了一下,还是走到了易枫的房门之外,轻轻的打开了一道门缝,只见里面光芒四射,如果不是考伦布下了一个魔法结界恐怕那些纯净的光明能量早就溢了出来。

奥菲莉亚轻轻的俯在易枫的怀里,两人的额头靠在一起,整个场面无比的圣洁,门外的夜寒宁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强迫自己不要哭出声来,然后缓缓的关上了大门。

‘你决定要走了么。’

听到考伦的声音,夜寒宁赶忙匆匆在脸上抹了几下,胡乱的擦掉脸上的眼泪,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转过身来看向了考伦。

‘是的,老师,我想出去一段日子修炼’

考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胡须,‘那个黑衣的xiǎo家伙估计也是你们家族的血脉,但是凡事都要留着diǎn心眼,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唉。’

夜寒宁乖巧的diǎndiǎn头,‘是,老师,我明白。’

随后,夜寒宁想起了刚刚那个黑衣人説的话,又接着对考伦説道,

‘老师,那个福赛特家族还有一个长子活着,他叫做埃克,他的老师恐怕是一个突破了大剑师级别的存在,而且克莱姆家族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易枫,

据説最近星洛王国大乱,所以他们才没能去管福赛特家族的事情,但是也不能不防他们日后的复仇,您千万要提醒易枫要xiǎo心。’

‘唉’

考伦摸了摸胡须,叹了口气,‘放心吧,有我这把老骨头在呢,不会让那个xiǎo子出什么事情,行了,自己xiǎo心,去吧,我会转告那个xiǎo子的。’

夜寒宁似乎还想説些什么,但是眼泪已经不可抑制的留了出来,狠狠在在自己脸上擦了一把眼泪,夜寒宁朝着山坡之上跑了过去,再也不敢回头了。

考伦在原地摇了摇脑袋,‘这些年轻人啊,唉,还是老人家我乐得逍遥,哈哈。’

新人新书,求diǎn击求收藏求红票求打赏求包养!

夜寒宁妹子的金手指也出来了,暂时会离开一xiǎo段日子,不过不会很久就会和猫儿萝莉mm一起出场滴~~,大家不要着急哈~。


滨州白癜风去哪治疗
先声药业再上市
宝宝腹泻原因
友情链接
天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