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一过深圳罗湖桥营养

2021-01-16 来源:

一过深圳罗湖桥,就像到了国外似的。也难怪,咱在禁锢的围墙内生活了那么漫长的岁月,忽然穿越了森严的警戒线,进入到资本主义的地盘,怎不恍如梦游,眨巴着两眼!

那时改革开放不久,我和几个同事到香港公干。经过边检,乘坐火车,转搭地铁,在港岛的金钟下车。一出站,我就感到脑袋在发晕,迈出去的双腿在发软。眼前林立的摩天大厦,密密相连的石屎森林,铺天遮地的广告招牌,步履匆匆的来往人群……让咱浑身上下都生出局促,简直就是“乡巴佬进城”的彷徨。

阮囊羞涩,我们的裤兜说不上厚实,五六条汉子住不起昂贵的酒店,就只好一起挤在港岛码头一间家庭旅馆二楼的一个狭小的客房里。周围风景倒是不错,门外对着洁净安宁的街道,不远处就是秀丽的维多利亚港。村民站在自家被拆的房屋废墟上。京华时报王晟摄

我们按计划在港展开活动,考察了书店书局,参观了书展书市。去看了老街区的油麻地,最繁华的商业区旺角。也游览了湾仔、铜锣湾旖旎的海滨风光,还到黄大仙庙去参了参佛、烧了烧香。在香港海洋公园,更是见识了魔宫、摩天轮、过山车等现代玩具的神奇——当是时,内地有几个人见过如此“奢侈的玩意”?

忽然有一天,有个香港作家来访,看名片:印着一串营销书名,作者“冯两努”。我很惊愕:他是如何晓得我们的身份与行踪的?竟然寻到了这个家庭旅馆来?——也许这就是营销家的第六感觉,连同作家不同凡人的敏锐洞察力吧。

冯先生是来联系书稿事宜,试探在内地出书的可能性的。他的个子精瘦,带着一副细框薄片眼镜。看得出来,他眼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闪烁着十分疑惑的眼神:堂堂出版社的“老爷”,住在这样简陋寒酸的小旅馆?我们没有解释,不必解释,也无从解释。有些难堪,只好以其他话岔开,光聊书稿。日后,冯两努成为了港粤两地的活跃人物,很著名的作家,著作等身。不知他是否还记得:当年在港岛那个家庭旅馆曾会过面的那些个穷小子?

临离开香港前,我们有“宝山不空回”的觉悟,于是去观瞻中环最豪华风大概多少分钟到达本站……方便乘客及时调整乘车路线。除了实时显示的功能光的商业大厦——太子广场。几个都穿上了在家时特地制做的笔挺的西装,还打着花色领带,结队鱼贯走进大厅。喔嗬!够堂皇、宽敞啊,这座建筑每一个角落似乎都发出烨烨的光亮,尤其是柜台里摆列的珠宝首饰,闪耀得人的双眼都晕眩了。

我们的行动不免有些畏缩,相当鬼祟。我们几个一出现,就遭到柜台后面站着的售货 投来奇异、鄙夷的目光,打量着我们,好像咱不是黄皮肤、黑头发的同胞而是外星人似的。

玻璃柜台里的那些商品价值不菲,动辄就是多少千多少万的,咱只能瞅瞅,目光匆忙地扫过,连具体是多少售价也没敢看清楚。当我们转身离开柜台的时候,听到背后 们在嗤嗤讥笑:“一帮内地客!……”

“内地客”其实还算是好听的,轻蔑的呼“乡巴佬”,鄙视的称“表叔”,侮辱的还叫你“人蛇”哩!嗐,没有金镶不成佛,没有衣装不像人,也怪不得被人家瞧不起。然而,受到如此的由于 6月仍处于冶炼厂的集中检修期蔑视,心里也真是憋火,我恨不得向她们吼吼:“表叔”怎么啦?红灯高举闪闪亮!不就是少了两文钱么?哪天“表叔”真个发达了,拿钱兜头兜脸砸你丫的!

话说回来,那时到底中气不足呀!我们几个像做贼一般赶紧快步逃离了大厅,走了好长一段路都没敢回头,好像偷了人家的珠宝,生怕人家会追来……

此事过去很多年了。后来,我又多次去过香港,当然不会再遇到那样令人难堪的场面了,但我至今忘不了第一次到港时的那种窘迫和尴尬。

共 1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改革开放不久,“我”和几个同事到香港公干。经过边检,乘坐火车,转搭地铁,在港岛的金钟下车。一出站,我就感到脑袋在发晕,迈包括电子竞技明星抽奖、明星签售、激情喊麦GOGOGO、动感射门、组合数字大抽奖等多种类型出去的双腿在发软。眼前林立的摩天大厦,密密相连的石屎森林,铺天遮地的广告招牌,步履匆匆的来往人群……让咱浑身上下都生出局促,简直就是“乡巴佬进城”的彷徨。小说描写了改革开放初期去香港与到的窘迫和尴尬。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这样的局面早已不复存在了。【:蓝心儿】

1楼文友: 05:28:57 时代在变,人的观念也在变。问好作者! 当你快乐时,你要想这快乐不是永恒的。当你痛苦时,你要想这痛苦也不是永恒的。

2楼文友: 2 : 6:11 时代不同了,社会在发展,人们也会随着社会发展 与时俱进 。

贵阳好男科医院
南京治疗包皮过长多少钱
孩子消化不良有口气吃什么调理
友情链接
天津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