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张瑞作品下班了营养

2021-01-15 来源:

「张瑞作品」下班了,我来到报刊门市部

1981年9月,《辽宁群众文艺》刊登了我一首诗。在刊物出版当天的傍晚,我骑着自行车来到太原街报刊门市部,在有上百种刊物的书架上,我一下子就找到了我要买的那本,信手一翻,一眼就看见了我的那首诗。回来的路上,路灯的光照下,晚风和煦的吹拂,我兴奋极了。看着放在车筐里刚买的刊物,忽然产生了灵感,一行行诗句飞入我的脑海,一路上我反复打着腹稿,当进入家门时,这首诗已是孕育而生。

暮色中,我走出工厂。

来到报刊门市部。

斑斓的书架上。

我一眼看见。

要买的那本刊物。

在十四页上。

印有我的名字。

和我创作的诗篇。

喜悦吗?是的。

然而更值得欣慰的。

是我寻回了那失去已久信念。

此刻我忘记了。

机台旁一天的劳累。

心又回到了少年。

仿佛正站在。

故乡丰收的田野上。

欢乐地咀嚼着甜甜的玉米杆。

捧着刊物。

就像抚摩着孩子稚嫩的笑脸。

信手一翻。

一页页。

一片片扬起的风帆。

寄托着远航者的心。

驶出了静谧的港湾。

几个月后,我参加了《鸭绿江》举办的第一期函授创作学习,我便将这首诗邮寄给了函授中心。想不到,这首诗很快被发表在函授学员的教材上,并且还编发了由评论家谢冕写的点评。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这首诗被函授中心的创办者阿红老师见到后,他将这首诗寄给了北京大学谢冕教授,特意请谢冕教授为这首诗写了评语。

谢冕先生的评语是这样写的:

一个学习创作的人,他的作品发表出来了,他翻阅那一期刊物,由衷地感到喜悦。这首《下班了,我来到报刊门市部》便是写这种喜悦的。发改局局长就职演讲稿这是一首抒情诗,书写的是这种喜悦之情。

在抒情诗的创作中,最忌抒情的一般化。例如写喜悦,往往缺乏个性,闹不清这人的喜悦和那人的喜悦,以及这事的喜悦和那事的喜悦。即以购买刊有自己作品的杂志为例,这种喜悦也不会是全然相同,而应当是各具个性的。个人的喜悦应当是特殊的,即使相同或相似的喜悦,写作时也应当努力使之区别开来。要是把喜悦写成了千篇一律的,必然不会感动人。这位懂得这一点,他的喜悦之情是属于他特有的,因而也是区别于他人的。

他写的是一个有着文学梦想的人,因发表作品而感到的寻回了那逝去已久的信念的欣慰。当他买到这期刊物,他甚至忘记了在机台旁劳动一天的疲倦:

心又回到了天真的少年。

仿佛正站在。

故乡丰收的田野上。

快乐地咀嚼着甜甜的玉米杆。

他不仅把这种喜悦写的有特点,而且是写的很自然、很朴素。他不做那种过分的夸张和装饰。他表达的是热烈的情感,但却以平淡出之,真挚的情感用不着高级的形容。这首诗可表达的喜悦之情,用的是不加修饰的质朴的语言。咀嚼着甜甜的玉米杆。具有一种自然的美,很亲切。那多汁的青青的玉米杆,让人想起劳动的汗水和秋天的收获,这个形象能够切实地唤起人们创作丰收的甜甜的回味。

那些日子里,每天我都会接到来自各地学员的来信,有时一天竟会有三四十封。一开始,对每一封信我都认真回复。可是不到几天,来信达到了二三百封,我回复不过来了。我把这情况告诉了阿红老师这样省去开服在充值的繁琐过程。阿红老师听后,让我写一封公开信,在函授教材上公表。就这样,来信事件才算是得到了妥善的解决,也让我结识了许多地方的文友,直到现在有的还交往甚密。

谢冕先生的评语,对我的创作是极大的鼓舞,更加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1984年的夏天,在文学院放暑假时,我和学兄栾国康到南方采风归途,专程跑到北大,去拜见谢冕先生,因谢冕先生正在青岛活动,未能如愿。

文学评论家谢冕先生。

从那之后,我开始与阿红老师有了近距离接触,并在那两三年中多次在《鸭绿江》上发表诗作。1985年我在辽宁文学院首届作家班学习期间,阿红老师将我调到了由他创办的《当代诗歌》杂志社做,使我能与享誉诗坛的青年诗人柳沄共事,成为挚友。

1985年末,在北陵小区11号楼《当代诗歌》部合影。后排左为刘秋群老师,中间为阿红老师,右为王金屏老师。前排左为柳沄,中间为本人。

阿红老师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当有读者来到部时,他无论怎样忙也会放下手头的工作,热情地招呼。但他对自己且极为严谨,他思维敏捷,写稿的速度相当快,常常是一上午能写出两三篇稿子。阿红老师抽烟很重,一支接着一支。他的案头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烟灰缸,每天我都会倒掉几次。当我端着那插满橙黄色烟蒂的烟灰缸时,那形状很像一朵盛开的金菊花,呈现着高洁清雅的品格。

本人与阿红老师在部聊天。瞧,阿红老师的手正在往烟灰缸中放烟蒂。

在此,我要感恩已故的阿红先生对我的培养,阿红老师,我想您!

前些日子,同一位年轻的文友喝茶,聊到文学杂志。他问我,你看的文学杂志是在哪买的?我说是在太原街邮局的报刊门市部。他问,太原街报刊门市部在哪?他的这句话让我愕然了,你还是不是沈阳人呢?

为什么会这样讲呢?因为他不仅是来源于产品定位和设计结构。首先一个沈阳生沈阳长的人,他还是一个对写作特别痴迷并有作品发表的人,怎么能不知道太原街报刊门市部。这让我想起了鲁迅所说的人不知道,美国人不知道你当前只显示2016字可以不知道鹿鸣春,也可以不知道老边饺子在哪?但怎能不知道太原街报刊门市部呢?这太也说不过去了!

时光荏苒,岁月斑驳,作为昔日沈阳文化风景中喧闹的一角,太原街报刊门市部已是激情不再,它如一个沉静的老者,蜷缩在太原街的北端,打量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如今,每每看到我存放的上千册纸页泛黄的文学杂志,我就会想起太原街报刊门市部。

本人当年与青年诗人柳沄学兄合影。

阿红简介:

2015年1月1日,被艾青称为诗歌舵手的诗人阿红仙逝,享年85岁。

谢冕简介:

简介:

张 瑞 ,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散文学会会员,辽宁文学院首期作家班学员。现任沈阳市沈河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沈阳市职工作家协会副。1981年发表作品,在诸多报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近千篇,并有个人诗集出版。

读张瑞老师《下班了,我来到了报刊门市部》有感。

诗人 刘子丽。

一首诗。

一份杂志。

一个文艺青年的宿愿。

一个作家的梦想。

一匹千里马。

一个伯乐。

就这样被相牵。

就这祥被点燃。

数不清的方块字如同。

半个世纪吃进去的饭粒。

咀嚼在嘴里。

有时苦。

有时甜。

堆砌在阁楼里泛黄的诗稿和己上刊的杂志。

如同霜染的鬓发。

不算。

足以沧桑。

2017.11.29晨。

福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脑血管硬化吃阿司匹林好吗
兰州哪家妇科医院好
友情链接
天津旅游网